快捷导航
 
树、叶和属于地上的凋谢
VIEW CONTENTS
海纳百客 主页 美文 友情著作 查看内容

树、叶和属于地上的凋谢

2016-9-28 03:32| 发布者: seausun| 查看: 79| 评论: 0|原作者: rtme|来自: 网络摘抄
摘要:   高一时的文字,记念我最好的朋友,意外看到,录入。  现在,早以没了他的消息,偶然想起,我只觉心里很堵。  从前的文字很稚气,而今读来,当初那份痛还能体会到。阿明,你现在究竟在哪里。    鲜红的太 ...
  高一时的文字,记念我最好的朋友,意外看到,录入。
  现在,早以没了他的消息,偶然想起,我只觉心里很堵。
  从前的文字很稚气,而今读来,当初那份痛还能体会到。阿明,你现在究竟在哪里。
  
  鲜红的太阳即将升起的那一刻,我被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唤醒了,这呼唤如同太古森林中呼啸的狂风,将满地的落叶吹得漫天飞舞,似在表达它的不甘、愤怒与绝望。我看见枝端的那片带白斑的小叶片,在狂风中苦苦挣挣,向上一扬,又很快跌宕下去,甚至听见了“啪”地一声轻响,小叶片终于被吹了来,在空中无助地旋了几旋,缓缓落下,落下。
  定格。一阵黑暗漫延开来……
  “啊——”我一坐而起,伸手扭亮台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缓缓环视卧室,一切如故,待目光扫到书桌时,心猛然痛了起来,两个孩子的合影静静立着,阿明抱着手肘,一脸快乐的笑,旁边的我一只手在他头顶比了个“V”字,另一只手握着几片刚拣来的树叶,笑得让人心疼。“阿明”,我痛苦地低下头,梦中那带白斑的叶片和阿明微笑着的脸在脑海里重重叠叠,将我已藏至深处的记忆硬生生了拽了出来……
  阿明是和我一起长大的,童年色彩里,他是最浓的一笔。我们一起去飞井钓五彩鱼,一起去莲池藕田里偷藕花,一起去九龙后山摆百鸟大宴……故乡的小径上遗落了我们太多的笑声,记载下我们太多的快乐,沉淀起我们无尽的回忆。
  上学后,阿明回到城里,我们暂时分开了,每次假期,阿明都会回来找我,一起继续我们的游戏。时间匆匆如流水,转眼“小时候”已被沉淀到了最下面,我们的身份成了少年,成了学生。
  “学生”这个身份对阿明来说是痛苦的。不知为什么,学习对阿明来说势如登天,每次他都考个位数,最多不过半百,任他如何努力,也无法改变。为此他受够了同学的白眼,笑容一日一日减少。
  三年前的那个秋日,我放学回家,刚下自行车,就看见他坐在我家门口。好久没见他,我十分高兴,“阿明——”,他抬起头,咧了一嘴,想给我一个笑,而这笑,最终隐在了嘴角。我注意到了他的异常,低声询问,他不自在地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只是我想,我不回学校了。”
  “为什么?!”我惊问。他的眼睛红了,过了会儿,才说:“我知道我是差生,什么都不会,长得也不好看,又不讨人喜欢,可是,就这样他们就可以无所顾忌地侮辱我吗?我也是个人,不是木头树!”
  看着他的愤怒,我不知说什么好,我知道在学校对他来说真的是一种折磨,早点离开,未尝不是好事,然而我最终觉得不妥,离开学校,我们能干什么?我没开口,他也沉默着,时间默默从我和他之间泻过。最后,他说:“我就是来告诉你,这学校,我再也不踏进去了!”他握着拳头,一脸严肃,我看见他眼里似乎闪动着火苗。
  几周后,我真得听到他退学的消息,心里既为他高兴,也隐隐有些担忧。走在操场东面的那棵老树下,看着枝上那稀稀落落的树叶与秋风抗争,一飘一晃,又是个翻转,还是落了下来。那一刻,我突然想到:阿明好比这离开了树的叶子,而后,他会怎样?我立在那儿,望着夕阳缓缓沉去,又是一阵风起。
  之后,不知为什么,阿明再没来找过我,甚至,没有经过我任何消息。而我也步入初三,为了备战中考也没时间去城里找他,我们就这样断了一年多的消息,直到我遇上他母亲。
  那次与他母亲邂逅,我礼节性地打完招呼,询问阿明的近况,哪知她一下哭出声来,我惊愕不定,她流着泪告诉我:“阿明去了戒毒所!”
  我一下呆住了,“戒毒所”,对我来说是一个多么陌生的名词,我从没想到它会出现在赢弱的阿明身上。她边哭边断断续续跟我讲事情的经过。原来,阿明退学后一开始很乖,帮妈妈守守店,做些家务,后来不知怎的和上群小混混,还拜了个大哥,据说那天他非常兴奋,认为再也没人敢欺辱他了,而后,他们一起抽烟,最后,他们一起吸毒……
  我呆站在那儿,脑袋里空空的,只有当年沉淀在我脑海里的阿明的笑,一如既往浮在那儿,乌云逐渐隐去了它,我看着、喊着,却无能为力。
  以后的日子,我把这段往事藏到心的最底层,专心致志地读书,升学,顺利到了市里的重点高中。日子紧张而平淡,兴奋中夹杂着失落。疲惫的时候,我总爱捧一本小说,坐在树底下,或是安静地看书,或是看篮球场上激烈的比赛,偶尔一阵风过来,头项上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每当这时候,我便会抬起头,看着树叶间斑驳的天空,阿明的影子便浮了出来,而我,就在心里想,离开树的叶子,究竟属于那个世界,离开我们的阿明,会是什么样子。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一天天长大,和他的距离,也被时间和空间拉得越来越长,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可是今天中午,他却那么令人心碎地出现在我面前。
  中午,我去新知图书城买书,走在隆冬的街道上,看着两旁光秃秃的行道树,从心底到身体都是一片寒冷。我缩着脖子,低着头,边走边搓着快冻僵的手,就在刚把我手伸到嘴边,还没不得及呵气,我的动作嘎然而止,眼睛望着前面几步的石凳,那里,蹲着一个正在抽烟的男孩,他早不是从前那般矮了,蹲着我也看得出,他比我高了,头发也长了,很时髦地乱乱地散着,不知是冷还是别的原因,他显得很苍白,脸上没一丝表情,两眼空洞地望着街心偶尔驶过的车辆,不时吐出一口烟,映得他的脸更加苍白。
  我努力止住心中汹涌的巨浪,涩涩地喊了句:“阿明——”他抬起脸,看见是我,呆漠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与欢喜:“小天,你,你怎么会在这儿?”他站起来,朝我紧走两步,又突然想起什么,把还夹着烟的手放在身后。
  我一阵心疼,装作没看见,说:“我考到一中,在城里读书了,现在,去新知买书。你呢,大冷的天干嘛蹲在这儿。”
  “我,我……”他顿住了,低下头,半天才说:“我没有任何事可做了。”
  “为什么?”我脱口而出:“难道你没有戒掉?”
  他猛然抬起头来,脸上布满惊愕,“你,连你都知道了?”
  我缓缓点头。他呆了一下,然后惨然一笑,“也对,瞒不了谁的,瞒不了谁的。”右手从身后荡了出来,举到面前,看着淡蓝色的烟袅袅升起,突然,他把烟头狠狠掉甩了出去,低低地说了一句话。
  他说:“妈的,让一切都去死吧!”
  让一切都去死吧!
  我感受到他哀伤的绝望。
  突然他回过脸,说:“我要走了,再见。”说完看了我一眼,那一眼包含了太多的感情,我看到了后悔、惭愧、不甘和绝望,还有许多我看不懂的东西,然后他低下头,从我身边走过。
  我张开嘴想叫住他,却发现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好噙着眼泪目送他,像目送一个可怜而可叹的战败的勇士,看着他越走越远,越走越小,最终化为一团雾气,消失在我眼际。
  我突然恨恨地蹲下,一拳砸在冰冷的地面上,刺痛袭来,我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模糊中,我看见手旁边有一个黄黄的东西,抹开眼泪,细细一看,却是一片残破的落叶,叶片被无情的撕成两半,叶面上布满了脚印,有的地方,无助的叶脉向天空伸着手……
  看着看着,我猛然站了起来,望着阿明消失的方向,举起了右手,那里,半片落叶在无声的哭泣。
  那一刻,我明白了:离开树的叶,属于地上的世界,凋谢。
  关上灯,我重新躺回床上,握住手里的这半片落叶,想起梦中那带白斑的小叶片,缓缓闭上眼,我听见我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两个世界的距离。
  我,还在树上,还在生长。 2011-07-19 00:08:41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上一篇:缘分下一篇:你依旧笑靥如花

最新评论

让创业更简单

  • 反馈建议:[email protected]
  • 客服QQ:405645438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10:00-19:00

云服务支持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5-2016  海纳百客  Powered by©  山东融儿信息科技  ( 鲁ICP备16022535号-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