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小小说】无法特立独行的猪

[复制链接]
查看: 67|回复: 0
发表于 2018-7-9 12:2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家养有几头猪,这猪是我妈养的,猪圈我很少去。
  在我看来,猪的命运是很悲惨的,什么时候吃、什么时候睡、什么时候该发发情了、什么时候该被阉掉,全都被我妈设置好了。
  我妈的床头放着两本书——一本《养猪宝典》,一本《新华字典》。我妈的文化水平不高,平时根本不看书,甚至连字都识的不多。自从喂了猪以后就买了这本《养猪宝典》,一有空就坐下来翻这一本书,翻了几天发现里面有太多的字不认识,于是就拿走了我上小学时候她给我买的《新华字典》。有空就坐下来翻这两本书。靠着我妈这么坚持不楔的精神,我家的猪长的比别人家的肥,比别人家的快,平均每头猪能比别人家的多赚十来块钱。我妈总是洋洋得意的对我和我爸说起这点。
  那天闲来无事,我翻起了这本《养猪宝典》,对猪产生了一些好感,知道了猪并非好吃懒作的猪八戒的形象,它们的睡眠是有规律的,它们的进食也需要有节制。掌握它们的生活习性比掌握我的难多了,而我妈掌握了,对此我十分佩服我妈,我似乎感觉到我妈养猪比养我难多了。
  说猪比我难养有一点可以证明,猪对我妈是百依百顺的,而我经常与我妈对着干。比方说有一次猪生病了,我妈急需一个帮手给猪看病,我爸又不在家,我成了她惟一可用的帮手,可我对那猪圈有一种生理上的反感,无论我妈怎样软硬兼施,而我就是不干,最后我妈迫不得已,动起了鸡毛掸子。这东西我小时候是很害怕的,现在长大了,见到它从心底里仍然会产生一种恐惧,这是我妈的一个杀手锏,每次拿起那东西我就不得不顺从,所以我忍着恐惧和厌恶进入了猪圈。
  猪生病的样子很不雅观,那次猪生的病到底重不重我不知道,看起来的样子与人和咽气前的最后一场大病差不多,躺在圈中一动不动,只有鼻孔里冒出的气能证明它倘且算是一种活物,连我看了都有些悲伤。但更应该悲伤的应该是我妈才对,但是看我妈的表情一点也没有悲伤相,只有一脸的的庄重和肃穆,拿起了比我大姆指还粗的针管,针头比家里缝纫机上的都大。我妈在旁边桌子上的药瓶堆里找了又找,拿起了一瓶来迅速娴熟的装好直往猪身上扎,我使劲的按住猪身子,猪就在刚扎下的时候稍微动了一下,之后便心满意足的享受着药物给它带来的快乐,我一直怀疑,我妈给它打的药是不是海洛因一类的毒品。
  我妈的娴熟动作不亚于一个兽医,而我不是兽,所以我生起病来我妈便束手无策了,那次我发了比较高的烧,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劲,我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急于把我送进医院,背我又背不动,碰巧我爸还不在家,只好翻山越岭跑了好远的路请了位医生到时我家来给我看病,医生给我开了几服药,病情稍微有一些好转。这时候我妈想起早已过了喂猪的时间,于是赶紧进了猪圈,依稀中我仿佛听见了猪圈中一片鬼哭狼嚎。
  我家喂的猪中有小猪,有母猪,只是没有种猪。小猪是长成大猪卖钱用的,母猪是生小猪用的。种猪是给母猪配种用的,说白了,种猪就一花花公子的作用,可以与不同的母猪好而不必去顾虑其它。
  在不同类型的猪中,惟一让我稍微看好一点的就只有种猪了。如果下辈子非让我做猪的话,我只愿意做种猪,而我家没有喂的。要给我家的母猪配种只能去邻村的养猪场,还得付给猪厂主钱物,那次我妈让我和她一起赶猪去配种,见识了种猪,发誓下辈子说什么也不当任何一种猪。
  那是一个冬天,天气不算太好也不是特别的差,阴天,有风无雪无太阳。
  冬天这样的天气有一点点冷。 我妈把猪圈门打开,用树枝使劲的抽那头母猪,费了好大的劲猪才出来,猪出来以后进入了了一个陌生的世界,离开了那个并不温暖的猪圈,猪蹄都不知道往哪放了。也许只是我家的猪这么笨,也许所有的猪都是这么笨,反正猪是不知道去哪了。我妈让我走在前面,猪在后面跟,而我妈仍然拿着树枝抽,我做为猪的引路人是头一次。但养猪场在哪我也不知道,没去过。每到一个交叉路口我就问我妈走哪走哪,我妈用树枝抽着猪张嘴告诉我左拐右拐,我听懂了我妈的话走了正确的路,母猪也在我妈的树枝和我的指引下走入了正道。那树枝上没有鸡毛,而我却好像看到了鸡毛掸子。
  养猪场的种猪长得猪高马大,一看就知道是个性欲旺盛的主,但被赶到我家的母猪面前的时候没有一点性欲,也许是我家母猪长得太丑,也许是那种猪看我家的母猪太小了,不愿做蹂躏小姑娘的主,无论猪场主和我妈怎样的拳打脚踢,种猪就是不肯爬到母猪身上去。我对种猪油然而生一种敬意,但猪场主和我妈却不干了,非让它们交配成功不可。我妈的树枝朝种猪身上敲的力度可比来的时候在母猪身上敲的重多了。猪场主甚至拿来了鞭子,最后实在迫不得已,种猪怀着及不情愿的神情爬到了母猪身上,匆匆完事了以后,猪场主给种猪端来了一盆上好的猪食,我妈从口袋里掏出钱来给了猪场主。
  回家的时候,我不愿再走到猪前面给猪引路,我抢走了我妈手中的树枝,让我妈走到猪的前面,我则在猪后面敲着猪屁股。猪每走一步猪的屁股扭一下,我的树枝随之敲它一下,轻轻的敲没有使一点劲,追求的是一种节奏感,母猪扭动的屁股仿佛在合着节拍唱歌,又好像在乞求我说:“别敲了,别敲了,我自己会走。”
  “我自己会走”这句话我不知道多少遍的对我妈说过。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让创业更简单

  • 反馈建议:[email protected]
  • 客服QQ:405645438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10:00-19:00

云服务支持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5-2016  海纳百客  Powered by©  山东融儿信息科技  ( 鲁ICP备16022535号-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