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寂寞开花的声音

[复制链接]
查看: 50|回复: 0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昨天 05:25
  • 签到天数: 153 天

    连续签到: 6 天

    [LV.7]常住居民III

    4万

    主题

    4万

    帖子

    14万

    积分

    东家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3293
    发表于 2018-7-9 12: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与橱窗离得很近,
      里面有我最深信不疑的童话,
      还有,还有一位倔强的少年,
      在圣诞节前夜,
      在最后一言不发。
      圣诞节前天傍晚放学后,透过干净的橱窗,看见了里面童话般的世界,小小的木制工艺品,那个脸像红苹果一样的木头娃娃,头上戴着一朵十分精致的很逼真的矢车菊,应该是假的,奇怪的是并未开放。倒和她自己还真有那么一点神似。一点点的惊喜从眉尖渗透手心,她不禁推开了那扇大门,正巧,看见了一位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正在指着橱窗里的木偶娃对老板模样的人说:“那多少钱?”
      “等一下!”末沫把他们吓了一跳,他们向右边一看,一位身着大红色短款羽绒服,刷白的牛仔裤,围着大白围巾,一头乌发的女生站在他们不远处。
      “我也想买这个木偶。”末沫可能有些争强好胜,不肯向那位少年低头。
      “什么?这是我先要买的。”她本以为少年会让她,没想到他竟这样说。
      “真是不绅士,”末沫在心里嘀咕道,嘴上反驳,“一个大男孩子家的,买这种东西干什么?”
      “你管呢!我想买是我的自由!”少年有些生气了,皱起了眉头。
      末沫顿时有些恍惚,她觉得眼前的这个男孩恍若某人。好像在记忆的泥土里埋藏的太久,竟想不起他是何人,只闪现了几幅模糊的像被涂了马赛克似的图画,隐隐约约一幅好像是某棵大树上挂着一串海蓝色风铃,一幅是写字桌上的一瓶矢车菊,一幅是一张看不清面容的笑脸,还有一幅好像是在飘雪的冬天,雪地……
      少年看她神情不对,小心翼翼的问:“我刚才是不是吓到你了?”末沫摆摆手,抬眼望着少年,但也不知道自己在看哪个五官。少年被看的心里发毛,这时末沫开口了:“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可能有些紧张,一字一顿地说:“我,叫,夏,小,寂。”
      “是……么?”末沫喃喃道,她只感到这名字半生半熟,有点像记忆中的那个人的名字,但又好像不是。
      “你愿意把这个木偶让给我吗?”末沫终于回过神来,呼了一口气,问了起来。
      “不,不行。”小寂坚决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末沫只感奇怪,因为在她的印象里,所有的男孩子都没这么倔强、有这么奇怪的癖好。
      “没什么原因。”这时小寂回过头面对那个被冷落了很长时间的老板,开始询问价钱。
      末沫心想还是算了吧,也许这个木偶真的对他有什么特殊含义。不过——这个木偶是哪个厂家生产的?这应该可以问吧?
      这时小寂已经成功的买到了那个木偶,末沫早就迫不及待的开口了,她问:“这个木偶你是在哪里得到的呢?”
      老板怔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是一个朋友送的,可是现在他……”
      “我明白了。”末沫看小说看肥皂剧看多了,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夏小寂此时望着灰蓝天空对她说:“天开始黑了,我得走了,平安夜愉快。”末沫见天色已晚向老板摆摆手说了“bye-bye”。
      走在暮色轻柔的路上,雪被堆在了路边,空气有些微凉,而小寂更像一个木头,走着走着,一句话也不讲,她也不好说话,跟他又不熟。这样的僵局在一个岔路口终止了。
      then
      缤纷的花朵在冬季的寒气中瑟缩着,
      不敢抬头,
      梧桐树下的秋千摇摇晃晃,
      在欢呼声中沉静,
      在沉静之中欢呼。
      第二天阳光洒在末沫的脸上,末沫回想起今天早读课老班的通知;“天气逐渐变冷,为锻炼同学们,同时也算是为庆祝圣诞节吧,我校决定,于今日下午2时,我校与A校举行篮球比赛……”
      “哇哦!”全班都叫了起来,这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啊。而末沫,从不对这些在乎,只顾看自己的书。
      下课时,一群“小麻雀”就开始叽里咕噜了:“哎,你们谁知道A校来参赛的那个篮球队是什么篮球队吗?”“啊。我好像听说是百战百胜的一支超强的篮球队。”“天哪,那我们班不惨了吗?虽然赢得次数很多,但不是百战百胜,他们怎么那么厉害啊?”“听说都归功于那个队长,那个队长好厉害啊,听说叫什么夏什么的……”
      夏什么的?末沫第一个想起的就是昨晚偶遇的夏小寂。会是他吗?
      操场的雪都被打扫干净了,操场边的光秃秃的梧桐树上的秋千,还有些湿湿的,末沫在人海中很努力的挤着,她本来想出来的,但就是很不听话的被挤了进去。
      天空仍是冷清的色彩,像快融化的冰,又像将冻结的水。
      “到春天,矢车菊就开了……”末沫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也把自己吓了一跳,然后又想起了那个木偶,于是很自然的才开始想到眼前的人。
      小寂在比赛中十分出色,别人根本从他那里抢不过来球,而他几乎每次定能进,只有一次,没进是因为他在投篮时,对末沫笑了一下,然后球就与篮筐擦边而过。
      在小寂笑的那一刹那,末沫感到他的脸与记忆中的第三幅画好吻合,可是,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比赛结束了,她走到一个篮球架下一个人想着心思,她算了算,离一月还有7天,可到了一月,春天就会来吗?那也太早了点吧。她不禁自言自语:“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谁知小寂就在她身后,突然说:“你看过《西风颂》啊。”
      “原来这是《西风颂》里的哈,我没看过。我还是比较偏爱国内名诗人。”她着实被吓了一跳,但马上就回了。她也佩服自己的反应能力。
      “你听过这句吗?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矢车菊的开落。”他笑着吟了一首诗。
      “好像,好像是‘莲花’吧?”末沫感到有些不对头。
      “呵呵,是啊,改了一下。”然后小声喃喃着“是他改的呵……”末沫以为自己听错了,就问道:“你说什么?”
      他似乎回过了神,忙说道:“没什么,嗯……奥,你还记得那个木偶的头上有一朵矢车菊吗?”
      末沫又想起了那个木偶,若有所思:“那朵花……为什么不开?……”
      是啊,为什么不开?
      小寂没有听见因为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末沫。”末沫很友好的给了他一个微笑,可是他却有些出神,然后突然皱起了眉头,很生气的样子,一句话也不说就走了。
      真是奇怪啊。末沫怎么也想不通。
      next
      真的不想怀疑——
      那满墙的矢车菊,
      是不是你的杰作?
      从相信又变为不相信,
      不相信又在直觉中选择相信。
      末沫又走在了这条熟悉的小道上,放学其实有两条路线,但末沫尤其喜欢走那条小道,因为有个转角有一座很漂亮的房子,看上去不算多么大,但很整洁,特别是墙上,那面很特殊的墙——上面画满了各色的矢车菊。
      不知里面的墙是不是也是一样,末沫从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的。
      这回,她像平常一样欣赏了十分钟。眼里还有些依依不舍,但没办法,不早点回家就要挨骂了。
      当她做好作业时,有些累了就很不淑女的趴在床上,“真~舒服啊”她感叹道。这时脚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她好奇的从黑黑的床底下打着小手电筒照着,突然看见了一个纸盒。
      她不记得这个纸盒了,上面都落满了灰尘,她毫不嫌弃的打开纸盒,发现有一幅关于矢车菊的画,画上的矢车菊是那么清丽。不过好熟悉的画法啊……
      她就是想起那面墙,对,就是那种样子的。“可是,那个房子的主人和我认识吗?”她暗暗的想。
      她习惯性的翻到背面,想看看是谁送的,她其实有些莫名的惊慌,因为怕后面没有写名字,或是写的那个名字使她不高兴。但还好,写了名字,只是……只是在下角的那个淡淡的字迹,她好不容易分辨出来的字迹写着三个字母:“xxj’。很自然又莫名的,她又想起了夏小寂,不会是他吧?可是,从前的自己怎么会认识他而现在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她记忆中的画又重现了,一幅是一棵大树上挂着一串海蓝色风铃,一幅是书桌上一瓶矢车菊,而第三幅……
      第三幅竟有些像夏小寂!
      她觉得脑子里乱极了,不知在想什么,他真的曾送她这么一幅画吗?那,那个房子不就是他的了?
      她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他的样子,又感到是那么陌生,应该不会是自己从前的朋友吧?可自己为什么都不记得了呢?
      这是个令人深思的问题。
      她望着出窗外,夜色有些浓了,凉凉的风吹了进来,外面的雪很暗很暗,天空中没有月亮和星星,整个风景都被染上了夜色深蓝色的心情——沉静。
      她小心翼翼的把它收好,放回原位,可疑问还没有解决。
      andthen
      冰天雪地的白色压迫着春天,
      花草都屏住了呼吸,
      咖啡店的邂逅,
      上天是无意还是有意?
      不完美的故事,因为还没等到结局。
      冬天的气息似乎越来越浓了,走在银装素裹的街头,末沫哈着气,把大大长长的白围巾围得更严实了。走在白色的道路上,这时的四周都比任何季节的这里要寂静,只有咯吱咯吱末沫踩雪的声音。
      咖啡店的大大玻璃窗早已模糊,大门严严实实的关着。春天的气息很难从远方传来,这时,一个人走了出来,低着头,围着一条黑色大围巾,她一眼就认出他来,不知哪来的一股力量叫到:“夏小寂!”
      那个人回过了头,看见了末沫,眼神里有一些惊奇,可能,还有些惊喜。当然,这也只是末沫自己心里这么想的,也有可能是末沫,看见他时很惊喜,就希望他看见自己也很惊喜。
      她走了过来,带着笑问:“哎,小寂,你会不会画画,而且画的是不是很好?”而这句话就像一根导火线,把小寂激怒了,小寂马上变了脸色,冷冷地说:“哼!原来你还记得!”
      末沫顿时呆住了,不知道小寂为什么生气,但小寂的那句“原来你还记得”,是她更确信了那幅画是他送的,于是问道:“你曾经有没有送我一幅画?比如说……矢车菊?”
      小寂顿时愣住了,不知所措的摆摆手,说:“不,我从不会画画,也从不会送女生画。”
      末沫很失望的说了一声“哦”,又把脖子缩进大大的白围巾里。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不会画画。”小寂的语气又来了个三百六十一度大转变,变得柔和了些,“那么,再见吧。”他摆摆手走掉了。
      末沫就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风吹起大围巾的白色流苏和她额前乌黑的刘海,远远地看上去,像一尊雕塑。
      她望着地面上他留下的一串脚印,一个一个在心里数了起来,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数起来:“一、二、三……”数到视线里看不见了,才吐出了最后一个数字:“99。”
      九十九在她心里是不完美的。
      她默默的走回家去,随手翻开一本杂志,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她总是这样做。这时,她眼睛一亮,看见了一幅很熟悉的画,名字叫做“寂寞开花的声音”,下面很熟悉的写着三个字母“xxj”……
      “夏小寂是你吗?为什么要骗我。”末沫感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她又打开那个纸盒,终于发现后面有一种极淡的字迹。她很仔细的辨认着,原来是一首诗: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矢车菊的开落,’
      我说,这是我最喜欢的段子,
      你笑而不语,
      只顾嗅着矢车菊微笑,
      十岁的光阴,就这样静静地流着,
      流向‘云烟衬托的明月’。”
      然后还有一种分不清颜色的彩色笔歪歪扭扭的字写着:“你永远是我的好朋友。”
      末沫抿着嘴,望着窗外深不可测的夜空。
      andnext
      果然真的是你,
      那棵光秃秃的大树上褪色的记忆,
      还未惊醒,
      眼前的小寂太过于虚幻,那么的不真切——
      一切都还未揭开谜底……
      末沫中午一般是在学校吃饭的,可是有天,她妈妈生病了,于是她中午不得不去医院送午饭。
      她听妈妈说医院的饭菜实在贵死人,大多数人都让自己的儿女送饭菜。末沫走进这个白色的世界,看着各色焦虑的人,把饭盒送到了妈妈手上,妈妈也就接过来吃了起来,她也在一旁扒着饭,两三口就扒完了。“真不淑女,小心别噎住!”妈妈嗔怪她。她调皮的做了一个鬼脸,然后站起身说:“我还有一些作业,先走咯。”其实下午没课,只是因为电影院今天要播《哈利波特》,门票还不是一般的便宜。
      她看着眼前的楼梯和电梯突然犹豫了……因为她觉得电梯很闷,而且走楼梯还可以减肥……
      于是她很现实的选择了楼梯。
      就在某一楼的拐角处,她停了下来,因为被一幅大海报给吸引住了,那是一间病房的墙上贴的,末沫透过门上的探望玻璃盯着看。你知道上面是什么图像吗?是一个穿海蓝色连衣裙的少女,头上有一朵矢车菊,将开未开的那种。
      这时转头听见另一个拐角处有一个小房间,小寂就在门口,和一个穿制服的医务人员交谈着,只听小寂说:“上回买的那个轮椅不小心坏了,我想再买一个。”那个医务人员很亲切的说:“小寂啊,舅舅帮你买一个,他……还好吗?”
      他?是……?
      末沫只感到有些不对劲,就悄悄的跟在他身后,就像做贼似的。
      小寂果然到了那个房子面前,那个房子真的就是他的家啊……他让搬运工送到房内,然后……然后很巧的是大门忘了关。
      末沫想都没想,趁机走了进去,她果然看到满墙的那些矢车菊。
      虽然房子看起来不算大,但里面的确很大。她突然看见庭院里的一棵光秃秃的大树,上面牵牵扯扯地挂着一串掉了颜色还生了锈的铃铛。
      这就是她记忆中的第一幅画?
      她顾不上多想,躲躲藏藏着。有一次差点被发现了,她慌张的阴差阳错的躲进一个房间。
      她一眼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夏小寂!不对,他不是刚到那边去了吗?
      那个少年很惊奇的望着她,但更多的是惊喜,因为他激动地差点说不出话来了:“你……”
      末沫却有很多话要说,就连珠带炮的噼里啪啦的问了起来:“夏小寂,我上次在杂志上看到了一幅矢车菊,叫《寂寞开花的声音》,是不是不你画的?你曾经是不是送过我一幅画,也是矢车菊?那你玩什么又不承认你会画画呢?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那人被怔住了,解释着:“那的确是我画的,但,我没有不承认啊,末沫。这几年我一直都没出过门……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这下,吃惊的该是末沫了,正在这时,门开了,门外又站着一个夏小寂。末沫以为自己眼前出现幻觉了……
      theend
      寂寞,
      一只是个很敏感的话题,
      是夏季的小小希望未央及幸福,
      是最末的童话泛起美人鱼孤独的泡沫。
      可当寂寞开了花,
      我们会听见随着清丽香气传来的声音:
      “我们一直很坚强。”
      刚进门的小寂一见到末沫就很气愤地叫:“你怎么进来的?!”说完一挥手,无意中使一样东西快要从桌子上掉下来了,坐着的小寂想接住,但腿不听使唤,摔在了地上,还好末沫手疾眼快,接住了那样东西。
      原来是那个木偶。
      小寂赶快扶起了那个摔倒的人,末沫稀里糊涂,问道:“你们到底是谁?”
      那个摔倒的人说道:“我们……我们是双胞胎,他叫夏小寂,寂寞的寂,我叫夏小季,季节的季。”
      夏小寂打断了他,冷冷地说:“末沫,你看,这就是你干的好事,多伟大呵。”
      末沫一听就知道这是反话,她争辩着:“我怎么啦?我不就是……私闯名宅吗?”
      “不是这个原因。”他的声音如锐利的剑一般刺痛她的双耳。
      “别说了!”小季制止住了,他叹了一口气说:“别计较了,这不怪她。”
      “可是,可是我怪她!”夏小寂气愤地说,脸都涨红了,像,一个大西红柿。“你太善良,她使你变成这样,你还护着她,居然还总叫我好好对她,你这么多年来不能外出,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责任不全在她?你……你真是!唉。”他也叹了一口气。
      末沫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夏小季也不吱声了,这时,小寂顿了顿,深深的望着末沫说:“你知道你曾经怎么了吗?我承认,你是一个好女孩,和我弟弟从小就是很好的朋友,可是,你那天心情不好也不要把气撒在小季身上啊,害的你们吵了一架,你气鼓鼓的冲出房子,在马路上被雪滑了一跤,这时一辆出租车急速驶来在后面追你的小季为了救你,而把自己撞成了中伤。还好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半身麻痹了,成了名副其实的残疾人!你那时也受了伤,只不过是轻伤,而且还只是暂时性失忆,所以你忘记了。你知道我弟弟这几年有多么寂寞、多么痛苦与难熬吗?……”
      小寂越说越激动,但后面的话末沫听不进去了,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所有的记忆立即像暴风雨一样袭来,她看见了过去一切的一切,还记得自己送的那串海蓝色风铃被他的笑容淹没,高高的挂在那棵大树上;还记得每年春夏秋的时候,她都会送上一束矢车菊,于是小季很高兴的插在花瓶中;还记得由于当时年纪比现在要小的多、身高比现在略矮的小季在投篮时也像那天小寂一样对末沫微笑,导致篮球与球筐擦边而过;还记得……还记得第四幅画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逼真——那雪地被染成了鲜艳又触目的红!
      她捂住耳朵,因为四周似乎响起了120救护车的鸣声,她渐渐蹲了下去……
      末沫真的落泪了,正好滴在手中木偶的矢车菊上,那朵矢车菊似乎被泪水给振醒了,受压力而奇迹般地展开了花瓣,虽然只开了一点点,但很明显的,它的确开了……
      小季咽了咽口水,然后说:“其实,我真的不怪你,虽然这几年的确很难熬,但我也收获了很多。我得到了矢车菊花语中的坚强,我说过,矢车菊的花语是清丽、质朴、美好和坚强……我想我很幸福吧,因为我有这么一个疼爱我的哥哥,和我们曾经的友谊……所以,过去的就过去了吧,事实永远也改不过来了。”
      他很努力的展开了一个很阳光的微笑。
      蓦然发现,窗边书桌上的确有一瓶矢车菊,一瓶假矢车菊,这样的话,一年四季都会开放。春天可能到了吧,虽然窗外仍有一些薄冰。也许,春天早就来了,而且一直在我们心中,只是我们还未发现。末沫就这样想的。
      “对不起……”末沫只有这句话。这时,突然响起了《被遗忘的季节》动人的旋律:“该就这样忘记吗?何时再来临的季节,让我再一次入梦,无法实现的梦让我很悲伤,所以我哭了……”小季拿出了手机,原来是彩铃,然后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是夏小季同学吗?你的作品《寂寞开花的声音》很受名家的欣赏,准备请你加入这个美梦成真艺术社团,也请多寄来作品……”一不小心手机从手中滑落了下来,于是地上也响起了一声笑。小寂似乎比小季更激动,拍了拍小季的肩膀说:“你终于成功了!”
      小季又笑了,笑的那么温暖,好像都能把这雪融化。他对小寂说:“哥,谢谢你。”然后又对末沫说:“没关系,我们一直很坚强。”
      那就是寂寞开花的声音吧。从此,他们不再寂寞,我们也不再寂寞。于是,矢车菊真的开了,木偶也若笑非笑。窗外的大树,又送来一串海蓝色的旋律……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让创业更简单

    • 反馈建议:[email protected]
    • 客服电话:15865709596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10:00-19:00

    云服务支持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5-2016  海纳百客  Powered by©  山东融儿信息科技  ( 鲁ICP备16022535号-4 )